以前我没得选,现在我只想做个坏人

到底是谁“非此即彼、二元思维”?


1942年3月,延安的王实味将自己4年来的生活感受所成的杂文《野百合花》发表在了中共中央机关报《解放日报》的文艺副刊,但却引来了杀身之祸。

据胡乔木回忆,毛泽东读完《野百合花》后,气愤地”猛拍办公桌上的报纸”。在该文发表一周后的3月31日,毛在《解放日报》改版座谈会上批评道:

“有些人是从不正确的立场说话的,这就是绝对平均的观念和冷嘲暗箭的办法。近来颇有些求绝对平均,但这是一种幻想,不能实现的。我们工作制度中确有许多缺点,应加改革,但如果要求绝对平均,则不但现在,将来也是办不到的。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,我们应该拒绝。……冷嘲暗箭,则是一种销蚀剂,是对团结不利的。”

诸位看完毛的话,尤其是上面加粗的那两句,是不是以为王实味「在文章中要求绝对平均」,因此惹怒了毛?

原文在这里,王只是在文章最后一部分“平均主义与等级制度”,提到了“平均”的事儿,他是这么说的:

“我并非平均主义者,但衣分三色,食分五等,却实在不见得必要与合理。…… 一切应该依合理与必要的原则来解决。如果一方面害病的同志喝不到一口面汤……另一方面有些颇为健康的“大人物”,作非常不必要不合理的“享受”。

人家王实味哪里是在要求“绝对平均”啊?明明只是说“合理与不合理”!

在网上时有看到这样的对话:A在主张“言论自由”,B则说“哪有绝对的言论自由”。A期盼西式民主,B则说“西式民主就是真的民主吗”。

驴唇不对马嘴。每每看到这样的对话,我都气不打一出来,想开口骂一声:傻逼。「言论自由」和「绝对的言论自由」八杆子打不着,你是怎么划等号的?人家不知道「西式民主」不等于「真(理想化)民主」?还需要等你着反问?还说人家二元思维,明明是你脑子满是「非此即彼、二元思维」,才看什么都脑补上“绝对/真“。

另外,上面提到的例子中,攻击的一方其实犯了一种逻辑错误:稻草人谬误

即:曲解对方的论点,然后攻击曲解后的论点(稻草人)。

王实味明明只是指出有些现象不合理,但毛泽东故意将对方论点曲解为在要求绝对平均,然后攻击说「绝对平均是一种幻想,不能实现的」。

page PV:  ・  site PV:  ・  site UV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