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我没得选,现在我只想做个坏人

写在读完《时光之轮》之后

    一些思考     时光之轮·书评

  1. 艾塞达依与三誓
  2. 圣光之子与黑暗
  3. 艾伊尔与荣誉(节义)
  4. 艾梅林玉座:艾雯·艾威尔
  5. 其他

看了一年的《时光之轮》,还是到了结束的时候~

看着我们的几位主角(兰德,麦特,佩林,奈妮薇,艾雯…),走出伊蒙村,在世界各地历练,经历磨难,一步步成长,经历着必将会被吟游诗人传唱的人生~

忽然觉得,现实生活是如此苍白、无意义~

艾塞达依与三誓


艾塞达依(Aes Sedai):李镭的版本翻译成了两仪师,但我更喜欢这个音译版。

艾塞达依是兰德大陆上最有力量的一群女人,因为她们能引导至上力

在至上力战争后的千年里,几乎没有任何势力能与他们匹敌。(艾伊尔人不问“世”事,霄辰人还远在大洋另一边)

正常来讲,“绝对的权力应该会导致绝对的堕落”,各国人众应该奋起反抗“强权”来着。但事实却不是这样:各国都愿意遵从艾塞达依的指引,艾塞达依也在积极扮演着“世界守护者”的角色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因为三誓!

每一个能引导至上力的女人在从见习生晋升为正式的艾塞达依时,都会握着誓言之杖(一件传奇纪元流传下来的法器)立下这三个誓言:

  • 在光明之下,我发誓绝不说虚妄之言。
  • 在光明之下,我发誓不为男人制造武器,让他去伤害别人。
  • 在光明之下,除了对抗暗之友和暗影生物,或者是在危急关头保护自己、护法和其他艾塞达依的生命之外,不将至上力当作武器使用。

三誓就是艾塞达依之所以是艾塞达依,人们会敬畏、而不是恐惧白塔的原因,就如前艾梅林玉座史汪·桑晨所说:

“是三誓让我们不再只是一群操纵这个世界的女人,或者是七群,或者十五群。誓言将我们聚为一体,让我们有了共同的信仰,彼此相连。是三誓让我们成为艾塞达依,而不是至上力。任何野人都能导引。人们也许会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我们所说的话,但当一个姊妹说‘是这样’,他们便会知道那的确就是这样。他们会相信,是因为三誓。因为三誓,没有任何女王害怕姊妹们会让她们的城市血流成河;最坏的恶棍也会知道,他在一位姊妹身边是安全的,除非他想要伤害那位姊妹。是的,白袍众说三誓是谎言,一些人对于三誓有着奇怪的看法,但世界上很少有什么地方艾塞达依不能去,很少有人会不听艾塞达依的话,这全都因为三誓。三誓是艾塞达依之所以成为艾塞达依的原因;是艾塞达依的核心。如果将三誓扔进垃圾堆,我们就会成为被洪流冲走的沙子。

另外, 因为她们不能说谎,所以艾塞达依发展出一套用真话表达另一种含意的艺术。(即,她们都是文字游戏的高手~)

“她们不能说谎,但她们可以把事实说得扑朔迷离”

“她们不能说谎,但她们说的事实往往不是你所想的那个”

这门艺术很有趣,也很实用:p,我要学一下~

记录一些这样的例子:

A:B,推荐一些Node.js的书吧

B:没看过什么靠谱的书

笔者:存在两种理解。1. B看过很多相关的书,觉得大都不靠谱。2. B只看过很少的相关书籍,而且都觉得不靠谱。但普通人都会“下意识”地认为情况属于第一种。那么就可以利用这种“下意识”

A:(看完了围城)觉得钱钟书的文字真是幽默哈

B:围城啊,之前我也看过

….

A:你是全看完了吗?

B:不,只看了前言

笔者: B并没有撒谎,他的确看过围城。但对于“看过某书”,常人会下意识地认为他”看完过“某书…

圣光之子与黑暗


圣光之子是一个类似于宗教的组织,目的是搜寻黑暗之友,消除邪恶与堕落。

他们自称“行走在光明之中”,但行的却是“黑暗”之事:往往未经任何审判就指控别人是黑暗之友。所谓的“光明与正义”成了他们为一己私利而行恶事的遮羞布,尽管有些光之子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点。

前几天曝光的龙泉寺95页PDF事件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:住持释学诚“借佛之名行淫秽(私欲)之事”

因此,越是“伟光正”我们越是要警惕。毕竟,不能对人性有什么期待。

(处于水深火热的各国人民等着我们去拯救?)

艾伊尔与荣誉(节义)


艾伊尔是小说中最为奇特的一个民族。

艾伊尔人一直生活在三绝之地(戈壁),极少与外界交流,这是(奇特的)艾伊尔文化形成的前提。

他们的文化:

女性(枪姬众)和男性并肩作战;

女性要结婚就必须放下枪矛;

枪姬众如果怀孕且不打算放下枪矛,那么孩子将会由智者交给他人抚养,且枪姬众不会知道哪个是自己的孩子;

对裸露没什么禁忌;

只有男性可以成为氏族酋长;只有女性可以成为智者;

只有女性可以拥有财产。部落的财产拥有者称之为“顶主妇”,顶主妇对栖息地有绝对的权威。只有经过顶主妇的允许,酋长才可以进入栖息地;

在婚姻中,女性有绝对的主动权。只有女性才可以要求结婚等。

一夫多妻制;多个妻子互称为“首姐妹”

艾伊尔人对“荣誉(他们称之为节义)”的坚持,更让人尊敬。他们的生活准则就是“节义”,节义约束着他们的方方面面:

  • 战斗可以获得义,但在可以杀死对方却选择不伤害他时能获取更大的义;
  • 俘虏会成为“奉义徒”,侍奉俘虏他的人一年零一天(侍奉用来赎回在战斗中失去的义),然后就能回到原先的部族;奉义徒不参与战争,即使是末日战争!
  • 艾伊尔没有间谍行为,因为这会亏损巨大的义;

总而言之,艾伊尔是一个“令人着迷”的民族~

艾梅林玉座:艾雯·艾威尔


艾雯是我最偏爱的一个女性角色,甚至超过了沐瑞~

艾雯被囚禁在白塔时的表现,在我看来最能表现她是玉座的不二人选!

她像艾伊尔人一样拥抱痛苦,逐渐赢得了所有人的尊敬。在她最初被囚禁的日子里,甚至初阶生都不相信她的确是玉座。

她们(初阶生)完全没想到,她虽然同样身穿白抱,也和她们睡在一个地方,却还是会宣称自己是玉座

甚至其中最捣蛋的一位,奥薇丝特,居然敢偷偷地用脚绊艾雯!

在前往厨房门口的半路上,一名个子矮小、留着黑色长发的初阶生突然伸出一只脚,绊了她 一下。 艾雯勉强维持住平衡,但还是差点把额头撞在地面上。她冷冷地转过头。又一场遭遇战。

另一位是值得写出来的是见习生妮可拉,在沙力达阵营时公开反抗艾雯的权威,后来因为想更快的学习引导至上力而叛逃到白塔阵营。但也因为艾雯被囚禁时的表现而转变态度,成为艾雯忠实的追随者(另一位是上面的捣蛋鬼奥薇丝特,有趣~)。后来在黑结攻击白塔时牺牲了~

在白塔阵营里,初阶生是最早一批承认艾雯权威的人。非常有趣~

她听到妮可拉正在和两名不过十五、六岁的初阶生说 话。艾雯几乎不记得自己这么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,那彷彿都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生。这两个女孩分别是矮胖的莫兰迪人麦拉爱,她有着一双调皮的蓝眼睛;还有高瘦的阿拉多曼人娜梅恩,她总是在 「咯咯」地笑着。 「去问问吾母。」妮可拉说。已经有几个初阶生在这样称呼艾雯了。当然,她们绝不会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这样说。她们都是傻女孩,不过总算还不是愚不可及。 「她会给妳们建议的。」 娜梅恩紧张地笑着,绞动着手指(P.S.:非常有画面感的描述!), 「我不想打扰她。」

艾雯有太多精彩的表现了,比如:艾雯与爱莉达的对决(精彩辩论)

(省略五千字艾雯是如何一步步赢得其他艾塞达依尊敬的…)

其他


作者对男人、女人的态度一度让我很震惊(也觉得很好玩)~

如果女人不想听到某些话,她就会彻底充耳不闻,直到你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说过这些话

那个女人为了决定要从哪一边下床,会一直在床上躺到中午!

「你确定你没告诉他任何事?」奈妮薇问。在房间对面,泽凌的手在石雕棋盘上停了一下。他用愤怒又无辜的眼神看着奈妮薇。「我还要说多少次?」愤怒无辜的表情是男人最擅长的手段之一,特别是当它们像溜进鸡舍的狐狸般犯下罪行时。

这三个家伙之遥聚在一起就会立刻交换各种流言蜚语。男人都是这样。

汤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每个人都知道,男人永远比同龄的女人小十岁。

当然,这个男人是不会接受教训的。男人总是会去玩火,以为这一次不会烧起来。

女人能够喋喋不休的指责一个人的每一点错误,直到那个人觉得自己陷进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在两河有一句谚语,不过怎么理解它就因人而异了:「永远都是男人的错」。现在佩林已经知道女人最擅长的一件事,就是让男人叹气。

麦特的结论是:女人都有暴力倾向,而不仅仅是她们之中的少数人。

那些女人真会惹麻烦。当然,这是女人最擅长的事情。

一个女人如果敢饿死一个男人,她就敢做任何事。

如果让男人说太久,她们就会占上风。

她们也许会将这一点秘密和另一个女人分享,但绝不会告诉男人。这是他对女人唯一能确定的一件事。

男人在许多方面都是奇怪的生物。一分钟之前,他们会接受正确的建议,只过了一分钟,他们又会反其道而行之。

一般在女人犯错时,她们总是能找到许多借口责备她们身边的男人,直到男人们开始怀疑也许真的是自己犯了错。根据麦特的经验,只有两种情况下女人会承认自己错了:当她们想要某件东西的时候;当夏天下雪的时候。

页阅读量:  ・  站访问量:  ・  站访客数: 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
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